濱州日報社出品
黨媒平臺

無棣古城有一種美,叫淺冬的殘荷

發布時間:2020-12-15 10:28:04    作者:李文明 來源:無棣縣文化和旅游局

叢林塔影今猶在,

十里荷塘顯雛形;

誰取天街瑤池景,

移來人間落古城。

從東城門走進無棣古城,首先映入你眼簾的是荷花灣。荷花灣北畔有一雕梁畫柱的古亭叫做無棣印象。

無棣印象與他處迥然不同,以傳統的“堆山”造園手法,一改原有的平地感覺。漫步其中蜿蜒小道,水下可觀錦鯉戲荷,廊上欣聞鳥語聲緊。

南望江南金街粉墻黛瓦;再見伊人,芙蓉橋上,在水一方;大覺寺、海豐塔倒影水中,塔身亭亭,倒影麗麗,殿閣映輝。東見棧道曲曲,荷葉田田。

已是淺冬。一池殘荷在風中搖曳著,在凜冽中站立著。曾經的“接天蓮葉無窮碧,映日荷花別樣紅”,如今只剩這一池枯荷零亂而美麗著。

殘荷有獨屬于它的美,不過殘荷的美,也不是誰都能夠欣賞的。有人嫌它殘破枯萎,有人卻愛它凄清冷寂。固有唐代詩人李商隱深情不減寫下千古名句“秋陰不散霜飛晚,留得枯荷聽雨聲”。

近幾日,我一直想沉下心來寫點東西。相比于夏日里嬌艷的鮮荷,我更喜歡冬天枯傲的殘荷。

作為一名省市縣三級在冊的攝影會員,我每年都約三五好友,扛著機子,冒酷暑,撐舢板,誤入藕花深處。不只驚起一灘鷗鷺,也收獲不少自我角度的“孤芳自賞”,興奮不待,發至朋友圈共享,竟贏得“一定成就”的點贊,點贊的不只是朋友的朋友,還有領導的領導。

然而,最讓我癡迷的是誰也不叫,老伴也不讓跟著,獨自一人,到雪后的荷花灣畔,支起相機,靜拍,拍靜,拍枯,拍殘,拍冷,拍孤獨……。

16年我寫過一篇《蓮的心事:一生為荷而來》獻給市政、園林處的干部職工。12月又寫了一篇《殘荷   你是一曲寒冬跳動在我心中的音符》;2017年寫過一篇《五月蓮︱初荷出水清香嫩,人生何處不相逢》。

今年6月29日,看了王秀麗局長發的抖音《你還記得海豐塔旁的夏雨荷嗎?》,當晚觸景生情,一氣呵成,寫下《情歸荷處︱無棣古城,為荷而來,一灣馨香,我為荷狂》,積多年賞荷心得,將賞荷歸類三大階段,竊以為一個人只有經過這“三個階段”才能達到賞荷不看荷,情歸荷處的境界。

第一階段叫賞荷是荷。看花是花,只是好看而已,一通大贊過后,隨即就扔到脖子后頭。

第二階段是賞荷看骨。能夠體會出荷花出污泥而不染的風骨,賞荷入心,這是對荷花的細品。

第三階段是賞荷無荷。身處荷塘,滿眼荷葉不見荷花,有既無,無即有,無中生有看荷花,鳳凰涅槃,把自己完全融入到大自然中,與荷相融,達到荷即我,我即荷之境界。

今冬,我們換一個角度,疫情之下再寫《殘荷》。冬天的北國,雖不是荷花怒放之季節,但冰封霜裹中的殘荷,依然向人們展示著一縷圣潔,續寫著荷花的輝煌。

一、殘荷是淺冬里的簡約之美它們枯枝交錯,或臥或立堅守在這片寂寞了的荷塘。斜臥水面的枯葉,被大自然雕琢的千姿百態;倒立水中的荷干,匍匐前行裹挾著攝人的心魄;而沉浸水中的蓮實,一顆你五百年前失落的蓮子,正脈脈含情,展示著“每一年為你花開一次”的初心和本真。

那一池敗落的線條,抽象簡潔、出其不意、毫無章法,卻又整齊有致、錯落相宜。歲月這位高超的水墨畫家,以一種簡約、古樸、白描的筆法,勾勒出淺冬枯荷的純厚、蒼拙和不卑不亢的落拓不羈。

二、殘荷是淺冬里的堅守之美冬天凜冽的風雨,無情地拍打在枯荷上,可那零落的葉子和蓮蓬仍固執地堅守在湖面上。這就是殘荷,它艷麗時,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它殘落時,仍有著生命的傲骨,不肯摧眉折腰。它又似乎在告誡人們:花也好,人也好,活的都是心態。

人以心為主,心動則熱,心勞則汗,心恐則憟,心驚則顫,心憂則癖,只有心思放淡,淡泊名利,方可如殘荷一樣,無欲則剛,不以生徇物,不以心徇名,不以命徇利。殘荷之美,美在堅守。殘荷,你是一曲寒冬跳動在我心中的音符。

三、殘荷是淺冬里的蘊藏之美殘荷是生命的記錄。從“小荷才露尖尖角”的懵懂,走過“映日荷花別樣紅”的熱烈,還來不及回味“留得殘荷聽雨聲”的凄美,就迎來“荷香依稀辨,殘影滿塘霜”的蕭瑟。我不由想起吳承恩《西游記》中的一句話:一葉浮萍歸大海,人生何處不相逢。

生活就是這么無奈!自然界中哪一種生命,都無法躲得過枯榮的宿命。這不是繁華落盡后的落寞,而是一種時間的永恒。那枯萎的枝條和飄曳的殘葉,在空空的池塘中,淘盡了色彩的斑斕和生活的喧嘩,在清冷蕭瑟中,它坦然面對枯榮,靜觀世態沉浮,在生命的守望與歷練中更加成熟和堅強。

而那些埋藏在淤泥深處的蓮藕正在蘇醒、復活、發芽,積蓄力量,靜靜地等待著春天的來臨,準備生命的再次勃發。這何嘗不是在啟示我們遇事要豁達,樂觀,開朗。冬天到了春天還會遠嗎?

有人說世界上能真正體會生活之美好的人只有兩種:孩子和看透世事的老者。孩提時代天真快樂,是因為他們想得簡單;老人寧靜安詳是因為他們看過了繁華、歷經了滄桑。

如果說,初夏的荷是孩童,有著“小荷才露尖尖角”的純真。那么,淺冬的殘荷就是歷經繁華的老人,在經歷了綻放后,刪繁就簡,將冗雜剔除,追尋著內心的豐盈和靈魂的澄凈。

殘荷以自己的生命意象,詮釋著時間和未來,滿蓄著生命不息和厚積薄發。這就是我一直要寫《殘荷》的目的和原因。

責任編輯:徐明月

濱州日報

濱州日報源于革命戰爭年代的渤海日報,于1985年10月1日創刊,為中共濱州市委機關報 詳細

推薦文章 RECOMMEND

掃描關注濱州網官方微信號
当日玄机 大乐透走势图 重庆快乐十分技巧 捕鱼达人技巧分享网 四川单机麻将四人麻将 象棋的7歩必胜诀窍图解 dg梦幻网址 梅西c罗生涯总进球 重庆百变王牌计划全天 快乐12复试投注 今天莱特币价格 体育彩票开奖查询 广东11选5任选1 国内mba读出来有用吗 新手理财技巧 普通四人麻将 重庆时时彩存在作弊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