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陵和陽信什么時候“跑到”博興去了

發布時間:2020-11-06 10:15:02   61395 作者:王繼金 張基地

東晉自北方失敗,直到北燕太興二年(432),北燕樂陵公馮邈降魏,黃河北諸縣劃入北魏版圖。兩朝約以黃河(今徒駭河)為界,南北對峙,形成歷史上罕見的地名混亂狀況。濱州之域,地跨南北朝分界線。僑置郡縣多在今鄒平、博興縣域設置,雖被后世典籍視為正統,但多有名無土。今將南北朝時期博興境內僑置郡縣簡考如下。

今博興的博昌,晉屬樂安國。公元420年,劉裕稱帝,國號宋,史稱劉宋。劉宋時期(420~479)地方行政建制為州、郡、縣三級。宋孝武帝大明八年(464)青州治東陽城,轄樂安等9郡。樂安郡治千乘(今東營廣饒),因戰亂徙博昌縣離境僑立于壽光縣地,博昌縣屬樂安郡(遺址在今廣饒縣城)。博昌徙移壽光時間在孝武帝大明八年(464),在博昌故地僑置樂陵縣,北齊(550~577)將僑樂陵縣改名樂安縣,“隋開皇六年(586),復于博昌故城置壽光縣”(《壽光縣志》),隋開皇十六年(596)復將樂安縣改名為博昌縣。也就是說,隋開皇十六年(596)是博昌名實復歸博興境內之時,如此,則博昌徙移壽光境時間為464~596年期間。


歷代沿革舊治合圖(道光二十年《博興縣志》點校本)


1993年版《博興縣志》“卷一行政區域”載,“南北朝北魏時期,博昌縣移置今壽光縣,境內置樂陵縣、陽信縣與般縣。前二縣屬樂陵郡。樂陵縣治所在蒲姑城舊址(今城東街道賢城),北齊時移樂安故城(今博興老城里)。陽信縣治所在原博昌城(今湖濱鎮寨郝村南)。”山東人民出版社2003年出版的《山東省志·建置志》載:“南朝宋因戰亂徙博昌縣離境僑立于壽光縣地,故地僑置樂陵縣。北齊復將僑樂陵縣改名樂安縣。”“(僑)樂陵郡,治樂陵縣(今博興縣博興鎮東偏北6公里故奄城) 。郡治所原在樂陵縣,后僑置于此。轄樂陵、陽信、濕沃、新樂、厭次5縣。”高齊,將僑置樂陵郡、縣遷至樂安舊城(今博興城),改樂陵郡為樂安郡。在僑樂陵郡、縣遷至樂安舊城(今博興城)之前,樂陵郡、縣的城址究竟在何處則成為難解之謎!近年來博興出土的文物給予了切實的答案。

龍華寺遺址范圍達120萬平方米,規模宏大,發現遺跡、遺物十分豐富。1976年“東魏武定五年(547)碑”出土于今博興縣城東街道張官村東南,青石質,長120厘米、寬58厘米、厚19厘米。東魏武定五年鐫。碑陽面正中線刻座佛,佛兩邊刻5個供養人。線畫兩邊是造像及建寺銘記和人名。左8行,每行5人名,右4行人名,9行銘記。1981年征集至博興縣文物管理所。承蒙博興縣博物館館長張淑敏女士提供“武定五年造像碑”相關資料,試標點如下。


東魏武定五年(547)碑



武定五年造像碑文:

唯大魏武定五年歲次大火六月丁卯朔十一日甲戌正,信士佛弟子大唯那郭神通、張靖、馬秋、馬敬寶、董葉士女七十余人等,并海岱名家燕齊楚彥,夙殖靈根,旦解法相,以一生過隙駟馬不追,幻化臾身命非我,故能急訪牛車,去此火宅,驟覓神舟仚登彼岸。上為皇帝陛下百僚度民,下逮七世祖宗含生蠢類。于樂陵郡城東南兩里鄉義寺門外之左頰,尋其凈土級建勝剎。經始勿極,群心口來,不日而極功德乃成。遂記銘微因,冀邀妙果一出,昏非終超十行。

其碑文提到“于樂陵郡城東南兩里鄉義寺門外左頰,尋其凈土……”,以此定位,其西北兩里即為今博興城東街道馮吳村一帶。1990年張官村北挖魚塘時在魚塘底部還發現有建筑遺跡。從地勢上看,張官村所在區域地勢也較高,由此可以推斷,馮吳村一帶即是樂陵郡城址所在地。1993年版《博興縣志》“卷一行政區域”載:“在馮吳村東南二里余的張官村出土的石造像,其銘文曰:‘樂陵郡城東南二里許。’是知今馮吳村即樂陵郡城址。”對照“武定五年造像碑”碑文“于樂陵郡城東南兩里鄉義寺門外之左頰”,可知衍一“許”字!應是實測距離多于1000米,不知東魏北齊時1里為543.6米,而擅加“許”字所致。

2013年4月,村民在呂藝鎮馬家村西南2.5千米處挖魚塘時,出土東魏“殷讓墓志銘”一盒,青石質,蓋佚。志銘長寬各32厘米,厚8厘米,楷書15行,滿行15字,共計213字。因無蓋,未知墓主姓氏。


殷讓墓志銘發現處



從地圖上看殷讓墓志銘發現處


殷讓墓志銘


殷讓墓志銘拓片


殷讓墓志銘文:

君諱讓,字文敬,樂陵人。炎精肇其源,羲叔胤其后。奕葉因封,殷邑定氏。祖萬,凝浚碧澈,令譽岐年。父瑜,玉閏(潤)冰清,煒萃冠日。君降靈挺生,神資閑雅。幼悟黃中,情該(賅)物外。體識真宗,洞照儒默。位媲口資,官儕卓茂。粟犢之贊,望邁長衢。破口之諭,口收耆日。何起應不弘,倏如泡燭,春秋五十九,以魏永安二年(529)歲次昨(作)咢(噩),五月十九日,喪于東秦濟水里舍;以齊河清元年(562),歲次敦牂,十月丁酉朔,十三日己酉,窆于縣南八里。所恐世變墳沉,故刊志為辭,曰:

赫矣羲胤,厥乃炎精。冠冕重疊,世闡忠貞。惟君優博,德行兼并。其道消奄,爾沉靈異。茲兮松石,萬古兮流名!

(上列殷讓墓志銘文錄入點校后,承蒙中國國家博物館學術研究中心高級編輯姜舜源先生費心勘誤校正,受益良多,謹致謝意)

銘文記載墓在“縣南八里”,由此向北8里當為樂陵縣城。2020年10月26日,經與馬家村原住民馬耀德、胡玉林兩位朋友實地勘測,墓址北8里直線約4350米(東魏北齊時1里為543.6米)處,位于辛集村西北、康坊村南,此處西南1000米處位于東田村東有一地勢高處,古時被稱為“龍脊”,此或大致為古樂陵縣城址。測得此處西南方向距城東街道馮吳村直線距離約為4000米,即樂陵郡城址。《山東省志·建置志》“(僑)樂陵郡,治樂陵縣(今博興縣博興鎮東偏北6公里故奄城) ”的結論,亦應上述碑志的發現與考證而需改寫。


樂陵郡、縣城址圖,標紅處


捎帶需要辯考的是,般縣從沒有僑置博昌!現存博興四部舊縣志,此時期無般縣,《元和志》《寰宇記》《續山東考古錄》亦均無是縣記載。1993年版《博興縣志》“卷一行政區域”載:“店子鄉般若村曾出土北魏正光六年(525)造像碑,載今縣境東部北魏時為般縣。其治所今店子鄉般若村。”依此認定今博興境內有般縣!此處“北魏正光六年造像碑”,即“王世和等造像碑”,四面雕造,為四方體式造像碑,通高244.5厘米、寬78厘米。1984年4月由店子般若村收藏至博興縣文管所。民國二十五年《博興縣志》“卷十六藝文·金石”記載:

王世和等造像,在城東南四十里般若寺,碑高丈許,寬二尺。碑陽鐫巨佛一尊,三面俱鐫小佛。座字多模糊,文曰“大魏正光六年歲次乙巳六月甲戌朔口口口戊子,青州樂口口般縣王世和口文口王伏會寺法義兄弟口心敬造尊像一軀口上為口口口口口官口牧為口口口現在父母口口家眷屬為法家口口口動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

對照上列造像碑全文,沒有《博興縣志》所載“北魏正光六年造像碑,載今縣境東部北魏時為般縣。其治所今店子鄉般若村”的依據!僅僅是造像者為般縣王世和等人而已。上海辭書出版社2000年出版的《中國歷史大辭典》2493頁載:“般縣,西漢置。治今山東樂陵市西南。屬平原郡。北齊廢。隋開皇十六年(596)復置,移治今山東臨邑縣北。唐貞觀十七年(643)省入平昌縣。”據考,南朝宋曾僑置般縣,屬平原郡。治所在今山東鄒平、高青、章丘等縣市境。由上述可以看出,文獻亦從來沒有般縣在博昌僑置的記載。


王世和等造像碑


博興縣博物館館長張淑敏在《山東博興龍華寺遺址白陶佛教造像》(《山東白陶佛教造像》文物出版社2011年版)一文中談到:“在博興縣博物館藏的北魏至東魏帶銘文的造像中,就發現有‘青州樂陵郡陽信縣’(孝昌二年造像座)、‘青州樂陵郡樂陵縣’(武定三年程次男造觀音像)的記錄。北朝時期,該地區經濟發達,《博興縣志》載境內發現北朝至隋唐時期的寺院遺址10余處……當時的樂陵郡是青州以北地區的一處政治經濟及文化中心。與樂陵郡郡治毗鄰的這些寺院在本地區及周邊地區也具有很大的影響力,眾多的佛教信徒聚集在這里舉行佛事活動,龍華寺遺址出土帶銘文的佛教遺物中,可辨造像人的籍貫有樂陵郡、平原郡、樂安郡、樂陵縣、千乘縣、陽信縣、新臺縣、安平縣、般縣、高陽縣等,可知當時遺址上的寺院至少影響到了這些地區。”所謂般縣在當時博昌境內的誤記,乃是因將造像人的籍貫誤為當地人,或許加之般縣、般若的“般”字所致。


責任編輯:王光磊

網友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