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著門縫看歷史】(130)“姑娘局長”錢正英騎著白馬來治黃

發布時間:2020-12-09 10:37:57   40510 作者:侯玉杰 程光恕 劉策源

  在渤海革命老區,渤海黃河河務局(山東黃河河務局)副局長錢正英是個穆桂英式的傳奇人物。民間傳說,她一身戎裝,騎著白馬、挎著手槍、頭戴軍帽、打著裹腿,一溜煙塵,馳騁在黃河大堤上。更神奇的是,她擔任副局長時,才二十多歲,尚未結婚,老百姓的土話就是“還沒做媳婦”,是有名的姑娘局長。

民間不知道的是,錢正英是山東河務局的黨委書記,響當當的“一把手”。她工作雷厲風行,有“緊三鞭”的美譽,即踩馬鐙、飛身上馬,就是三鞭子,未等另一只腳踩入馬鐙,白馬已經飛奔而出。


(前排中為錢正英)


修筑黃河大壩、堵復險工、打夯下水等,黃河上的一切差事都是重體力、特危險的工種,都是男人們的天地,按照封建時代的規矩,是不允許女人到場的。可是,就在這一群大老爺們袒胸露背,甚至是赤身裸體的工作環境里,錢正英用她的膽識、智慧、能力,征服了所有人。

 

穿著草鞋帶頭推拋錨汽車,感謝村民幫忙挨個握手致謝

 

1949年秋汛時節,8月16日大約下午4點,一輛帆布篷美式吉普車沿著北岸黃河大壩向下游疾馳而來。省河務局副局長錢正英帶著幾位科長沿河檢查防汛工作來了。

大堤上坑坑洼洼,雨水坑一個又一個,汽車左右搖晃,顛簸得很厲害。在濱縣張肖堂險工上首,遇到一個深水坑,汽車拋錨了。

錢正英第一個下車,招呼著幾位科長一起推車。錢正英身穿黃軍裝,戴軍帽,齊肩短發,腰扎武裝帶,腳上穿著一雙草鞋,顯得特別干練。當地老百姓多數打赤腳,少數穿自己家做的布鞋,草鞋在北方不多見,因此,人們記憶特別深刻。幾個人使勁推,只是汽車陷得太深,大壩上的土黏滑,汽車轱轆光打轉,甩出的泥巴打了錢正英等人滿身,連頭上、臉上都沾滿泥點子。費了半天勁,汽車仍然只是在原地打轉。

張肖堂這里是個渡口,人來人往的,堤下就是馬張村,村里有人在大堤上開小飯館。小飯館的主人叫張銀和,他看到幾個干部、軍人模樣的人把汽車陷在坑里,就主動跑回村里喊來了幾個青壯年,大家七手八腳,一二一,幾聲口號喊起,前拉后推,很快就把汽車弄出來了。

錢正英和每一個推汽車的群眾握手,連連道謝。推汽車的百姓都是大老爺們,看到一個英姿颯爽的年輕女同志,而且是穿軍裝的女干部來跟自己握手,大家當然都有些局促。

也不知道是哪個人認識錢正英,小聲地在嗓子眼里叫了聲“錢局長”。剛剛還熱鬧的場面一下子安靜極了,連自己喘氣的聲音都聽得見。一會兒,人們一下子回過味來,大家大眼瞪小眼,傻乎乎地看著錢正英。有人背后小聲小氣地說:“這么年輕就當局長了,還是女同志,真了不起!”

還有人說:“八路就是厲害!今后我們不能再說土八路了,聽說錢局長是大學生呢!”

“哎呀,我的天,這么厲害啊!”

在大家羨慕的目光中,錢正英等人揮手告別大家,直奔濱縣治河辦事處。

 

追問防汛備戰情況,把當地干部問得直流汗珠子倒逼全面做好防汛準備工作


錢正英等人到達濱縣治河辦事處時,天已經黑了,機關已經吃過晚飯了。錢正英等人又累又餓,值班的辦事處秘書讓伙房素炒了一盤白菜,又下了一大盆面條,錢正英等人簡單吃了點面條,也不休息,立即召集會議。


(搶修黃河渡口,圖片來源網絡,侵刪)


參加會議的有濱縣副縣長崔奎雙、濱縣治河辦事處副主任杜更生和辦事處工務股股長傅蘭亭等四五個人,再加上省局的幾位科長們。

會議一開始,錢正英就讓崔副縣長匯報河勢和工情、險情、如何搶護,以及防汛料物儲備情況特別是秸稈物料、木樁、繩子儲備等問題。平時能說會道、滔滔不絕,對縣情自認為非常熟悉的崔副縣長說話開始結巴了,前言不搭后語。錢正英再追問河工的其他事情,崔副縣長答不上來,直流汗珠子。他借口方便就溜出會議室,趕快找人,讓人通知供給股長、財務股長等快來救場。他害怕錢正英再追問糧食數據、財務數據。

會議室里,錢正英看到副縣長出去了,立即讓濱縣治河辦事處副主任杜更生匯報全縣群眾防汛隊伍上防情況和后備力量安排情況。因為對地方業務范圍的工作不了解,杜更生、傅蘭亭回答不上來,弄得很狼狽,急得滿頭是汗。錢正英又追問了幾件事,杜更生也沒有回答上來,更是難堪至極。

錢正英對兩位一線干部的批評毫不留情。但在批評的過程中,錢正英舉一反三,讓人心服口服。她舉例說:“司令員、政委帶領部隊上前線,如果司令員犧牲了,難道政委就不能指揮打仗了嗎?”錢正英特別囑咐說:“你們是在防汛工作前沿陣地上的領導干部,都要獨當一面,一定要熟悉全面情況,隨時掌握汛情、工情、險情的變化,以及上防隊伍的部署和安排,做到嚴陣以待,萬無一失。”

錢正英講話干脆利落,數據全面準確,舉例恰如其分,分析問題有理有力,贏得了人們的尊重。她讓地方干部匯報黃河業務,讓黃河系統干部匯報后方準備情況,是對干部的最大關懷和愛護,目的是讓一線干部熟悉工作,掌握情況,全面做好防汛準備工作。

 

指揮搶險部隊利用“冰上鑿眼爆破防凌法”炸冰,她在關鍵時刻常起到中流砥柱作用

 

錢正英雖然是女同志又很年輕,但在防凌防洪的關鍵時刻,每每起到中流砥柱的作用。1948年春節開河期間,她住在濱縣山柳杜村,為了防凌,她一連七晝夜坐鎮利津,親自到冰窟中查看險情,指揮搶險部隊利用“冰上鑿眼爆破防凌法”炸冰,直到下游開河,冰凌安全入海。

1948年春,渤海行署發出黃河春修的指示,由錢正英協助行署制訂了春修計劃。她坐鎮蒲臺城,一方面動員群眾獻石獻磚,一方面日夜奔波在春修工地上。錢正英親自主持了蒲臺縣重點工程麻灣險工的修治,她與工程科長、工程隊長和老河工一起,帶領蒲臺、無棣、廣饒三縣一萬余人的治河隊伍順利完成了任務。7月11日,山東黃河河務局在山柳杜村召開春修總結會議,錢正英作了工作總結報告。


(如今的黃河沿岸已成為一條糧豐林茂的生態經濟帶)


扒著門縫看歷史。渤海區有許多傳奇,錢正英只是渤海區的傳奇之一。寫作這篇稿子時,我的眼前一直有英姿颯爽的錢正英騎馬飛馳在黃河大壩上的影像。一騎絕塵,誰敢橫刀立馬?年輕的姑娘錢正英!

錢正英為什么能?我的眼前有錢正英裹著軍大衣穿梭在黃河冰凌里的畫面;有錢正英站在麻灣黃河險工,指揮千軍萬馬的畫面;有錢正英在黃河安瀾祝捷大會上熱情洋溢講話的畫面;有錢正英在高級干部會議上慷慨陳詞、據理力爭的畫面;更有錢正英在一盞豆油燈下讀書的畫面。

扒著門縫看歷史。五十五歲虛度,三十三年蒼生。白頭少年舊夢,撿點黃頁英雄。我在地方史志研究的舞臺上已經滿三十三年了,由青絲到白頭,癡長年齡不出成績。愧對渤海區的傳奇錢正英、許世友、劉梅村、劉竹溪等英雄,更愧對千千萬萬的普通戰士、群眾。我當努力。

扒著門縫看歷史。該文是在濱州黃河河務局程光恕、劉策源的文章基礎上整理的,感謝無數的有心人。照片是劉策源同志提供的,深表感謝。該文是為黃河故事征文而寫的,希望更多的濱州讀者看到并傳播,也是對革命先輩的紀念和褒揚。


責任編輯:王光磊

網友評論